莫道无翎_

权将满天星光赠与你作勋章

【魏白】我们称此为爱情

不插刀只发糖选手
老坑终于填上,感天动地。
略微提及【本身不打算提及】七夕的七夕贺文
甜不及二位老师,同人靠正主过活。
因为清水并且二位老师都是大老爷们儿了,魏白魏差不多,但本人偏魏白因此会有一点魏白倾向?
ooc我负责,二位是最好的二位。
希望各位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多多评论呀

1.
魏大勋最初见到这个只闻其名的白敬亭时,对方坐在他旁边的旁边,被西装裤包裹的两条腿偶尔晃几下,大部分时间也跟主人一样安分地待在那里。黑暗里一张小脸白得反光,多余的棱角也被抹去了凌厉,又像是有光罩在他身上,整个人散发着玉一样的暖意。

白敬亭挺认真地盯着台上的动静,一双狗狗眼眨呀眨,硬生生眨没了魏大勋上去搭讪的冲动——后来的魏大勋回想起这一幕来总忍不住扣点美好的词汇上去,这小屁孩一向如此,安静下来待在原地的时候就像个小神仙,活在一层光晕下托着头看你,平日里再怎么闹的人此刻也得放轻了呼吸才敢悄悄回望他。

后来两人一个下来一个上去,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打了个照面。

魏大勋秉承自己一向的厚脸皮,到底还是上前打了个招呼,对方稍稍愣了下,也许是没料想自己这么一副冷面冰块儿的样子还有人上前搭讪。

但白敬亭看起来再怎么冷冰冰,说到底也是个懂礼貌的人,于是他也客气地笑笑,应了这个招呼。

这一整个过程都太过普通,普通得几乎没什么人会记得这一切,可魏大勋就碰巧记住了白敬亭回应他时弯弯的眼角和眼里细碎的光——他一向不相信什么一眼千年,这点记忆也许只是他对一个长相好看的小孩的基本尊重。

可这就好像这时白敬亭才刚刚带着陌生的寒气敲开了魏大勋的门,他往里面探头探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这个小房子可以容纳的人不多,但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

多美妙啊。魏大勋品味地咂咂嘴,这个没什么光彩点的初遇可以珍藏一生了吧。

2.

两个人大约是在明星大侦探真正熟悉起来的。录完一期节目之后,魏大勋已经能凭着一张铁打不烂的脸皮凑在白敬亭面前露出他甜度爆表的微笑了。

在录节目开头的时候魏大勋“哐”一下撞进白敬亭怀里,这家伙穿着比自己宽几个码的外套,绒毛领子衬着男孩子的脸像一只白白软软的兔子,栗色头发搭在额头上,衬得下垂的眼角里都像裹了密一样,黏糊糊又甜蜜蜜——这不是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么。魏大勋兀自在心里嘀咕。

他们俩正抱得高兴,鬼鬼在一边蹦蹦跳跳地大声嚷嚷着:“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是好基友!”

魏大勋一边想着这位台胞是不是在网上冲浪的年代获取了“基友”这个词汇,一边感受白敬亭咣咣砸他背的力道。

弟弟,我魏大勋再结实也不是你这么拍的。妈诶要漏了要漏了!

于是他放开了白敬亭,两个人最开始就这么没一点暧昧地一只脚踏入了对方那点小小的世界。

——怪不得人家一开始都说这是“直男友谊”的标准模呢,就这,说是爱情都间接亵渎人纯洁无瑕的兄弟情。

3.

话是这么说吧,可也没见过哪家子兄弟互相抱抱还这么缠缠绵绵不死不休的。

花老师您上辈子别是树袋熊吧?这上手就上手了腿都快扒拉上去了是怎么回事儿?您还真指望山老师内小身板儿能接住您还是咋地?

同志们,眼下都二十一新世纪了,互联网高速发展,新兴三观早应在人们的心里建立起来——最简单一点是,这年头的直男,根本就不算凡人品种。

因为凡人根本参不透。

4.

魏大勋最开始琢磨出那么点不对来也是在明星大侦探——怎么说呢,这节目真是一段孽缘,他不仅搁这儿遇到了人生劲敌撒老师,也同样让他往心里装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屁孩儿。

起因在白敬亭小手一指冲着鬼鬼说“但是我找到了我的真爱魏大,不对,呃……”时,魏大勋一时漏掉的几下心跳。

哦对,再加上一点,还有他去亲白敬亭手的时候。

他原本没以为自己能真的亲上,白敬亭有多不喜欢肢体接触他心里门儿清,但也不知道是人家没注意还是什么的。直到唇真正触上这人冰冰凉的皮肤,魏大勋大约是原地僵硬了零点三秒。

那零点三秒里他头顶上大概飞了百八十个扑棱蛾子,这帮小屁孩赤裸着白花花的上半身齐声对魏大勋高歌,内容他记不太清,当时留在他脑子里的大概其只有“玩完儿了”仨字。

然后魏大勋眼瞧着白敬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红敬亭”,他看着对方从脸红到脖子跟儿,跑偏的思维叫着想要掀开对方的衣服,看看那身白嫩嫩的皮肉是不是也红成了一片。

打住魏大勋!你在想什么!

太罪恶了!人小白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他!

东北大汉魏大勋差点被自己吓得抖三抖,火速拉出“理智”阻止自己这么一棵健康的大勋花往歪路上长。

但小白真的很可爱啊!“真实”这么对“理智”叫嚣着。

……操。

他头上飞舞的其中一只扑棱蛾子停下歌声,挺怜悯地敲敲他脑壳,下了定论:

“你玩完儿了。”

5.

对于魏大勋来说,玩完儿就玩完儿呗,他能怎么样呢,他又不能对着白敬亭高喊“小白听见没我喜欢你我超喜欢你”。要是他真这么干了,那小畜生八成得白眼翻到九重天去。

谁会注意这么一句跟玩笑一样的话呢。

那点刚刚冒头的情感像是火锅里的虾滑——一颗心在滚烫的沸水里翻腾着忽上忽下,刚刚冒出个酸涩的尖儿来却又忙不迭沉回去,生怕自己那点柔软的内里一个不注意就被铺陈在阳光底下。

这世界处处是坚硬的石壁,足够让暴露在空气里的爱情碰得头破血流,那还不如让它就这么烂在身体里,好歹慢慢腐烂在观感上没那么刺激。

但之所以将之不那么恰当地比喻成虾滑,不过是因为它总是要熟的,熟了的食物大约只有两个去处:要么被遗弃到垃圾桶里做个合格的厨余垃圾,等着哪天被分解制成绿色有机肥在保护环境事业上发光发热;要么被捞出来善始善终。

总而言之,这里并没有逃避的选项可供选择,这里就是被叫做爱情的居处,成了那就是锅碗瓢盆带着岁月静好,不成那就是断壁残垣,供人们作为爱情路上的警示牌。

6.

然后就是二十四小时,这个被cp粉奉为丰碑的综艺当真不是吹出来的,蒸煮之一魏大勋就很认同这话。

假设录制期间他发一条名为“今天更喜欢白敬亭了吗”的打卡博,大约下面每一条评论都写着魏大勋心里蹦着东北大碴子的土味彩虹屁。

被乐哥抱起来软软暖暖像是个大型泰迪熊的白敬亭,下雪天扑到怀里笑成一团的白敬亭,安慰他时拍拍他肩膀一脸真诚的白敬亭,抬杠的时候满嘴京片儿的白敬亭,无意识操着奶音冲他撒娇的白敬亭,猛然一下不知道因为什么有点不高兴的白敬亭……

澳门那次他蹲在酒店里和白敬亭通话,魏大勋听着对面像是随口的一句“那咱俩彼此守护走到最后”,一时间觉得电磁波处理过后的声音像顺着网络爬过来了一样,它就这么摊在魏大勋眼前,带着一点自负一点欣喜一点恃宠而骄,明明白白地怂恿着他心里那点小心思发芽生根。

白白啊,你这么撩拨哥哥有什么好处呢。

魏大勋依旧蹲在原地应了声“好”,那个盛了蜜的梨涡大咧咧地跳到所有人面前,代替从心先生宣告着白敬亭所有所有让他喜欢的细节,宣告着所有所有魏大勋对白敬亭的喜欢。这一切他心底隐藏的情绪都由这个小梨涡代言。

7.

什么?魏大勋的心理活动要更具体一点?

妈诶。

我操。

娘耶。

姐妹,感叹三连了解一下?

8.

录制二十四小时的过程中鬼鬼来过一次,鬼马少女就来这么一次也还留下了“恼羞成怒”这么个知名梗。

于是魏大勋也就借着昔日“三个人里谁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的大三角名声,单独把鬼鬼拉到小角落商谈感情

“鬼鬼,我告诉你个秘密。”

“哦,你有喜欢的人了?”

“你怎么知道的?!”

女孩子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心说我怎么知道的,你看看你说这话的表情,谁跟我说“鬼鬼有个合作你了解下”或者“哎呀给你看看我家儿子”的时候是这幅表情的,那人别是天生的傻瓜蛋吧?

“所以你喜欢的谁,我帮你去追!”鬼鬼叉腰仰头,一米六的个子硬生生给撑出一米八大姐大的气场来。

“嗯……”而此时魏大勋刚刚觉出些不对来——不是大哥,你不是不想告诉谁的吗?“我喜欢的就是白敬亭”这话说出来不得吓死个人?你告诉了鬼鬼,那家伙不得转头就把这事儿捅给小白?那你晚节还保不保?不得在小白那把底裤都输咯?

对对对,不能告诉鬼鬼。

于是他止住话头,重新一字一句,轻声而坚定地宣布:“我喜欢的啊……”

“那是个小神仙。”

9.

鬼鬼:呸,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10.

天可怜见,魏从心先生其实只是想实时分享吸白的快落罢廖。

11.

他看过cp粉的剪辑,那里面的魏大勋总是可着劲儿地往白敬亭面前凑,有事没事就在撩一撩那位安静着的小神仙,甚至能硬生生地把皮皮亭给撩出来。

魏大勋剥了自己那一层在外人面前拿来伪装的皮,将最柔软的内里悄么声儿地展示给那个不自知的小畜生,张牙舞爪像个傻子一样一心一意逗他的白白笑一笑。

倒不是说他非得把谁拖下水,只是白敬亭哪怕就这么啥也不干地往旁边一站,他都想上前去拍拍他,叫他两声“小白”,或者也啥都不干,就把手搭他肩上,将那点肢体接触带来的旖旎搁自己心里存好。

这点事情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顶多在他老到动不了的时候挑出来供自己乐呵一下,权做生活调味剂。

他不觉得自己这叫“不娶何撩”,更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叫“撩”。只是连水满了都会溢出来,魏大勋又一向精明,心想着为了避免总有那天它们化为洪水猛兽,不如每天就撩出来这么一点。

就这么一点点,不能过头,仅仅是踩在“兄弟”这么一条安全线上就好,即使一只脚已经在外面摇摇晃晃了,到底也能靠着悬崖外边儿的一点小凉风过活。

人们总是说喜欢是藏不住的——魏大勋也是凡人,兜兜转转小有名气了也跳脱不开这个怪圈,心里一边想着该离远点了一边又偷偷摸摸地瞄一眼白敬亭,一边见天儿的念叨兄弟情一边忍不住拿着所有工具去撬动对方的心口,总憋着一口气想把谁拉下水一样。

你看啊,我这么喜欢你,长夜褪尽朝阳初升我都在这里了,反着光的沙滩上都是我亦步亦趋跟着你的脚印,你能不能稍微停一下,喘口气,给我个确切的答案?

我们说爱情是迷雾里独一无二的灯光,即使路途艰险,人们磕磕绊绊地向前走着,心里也总包着一团暖黄色。可有的时候我们也说,这迷雾本身即是爱情。

12.

但世界就是这样,什么事情终究会有个度,到了底便会反弹一下以示安慰。

对于魏大勋这样褒义上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而言,这一下反弹足以给他莫大的勇气。

起因在于上午魏大勋刚刚在剧组碰面的时候提了一嘴《青春警事》的热搜,是唐一修拿心跳声告白的糖衣炮弹,魏大勋也没说什么,顶多扒拉着白敬亭念叨着“你看哥哥这招帅不帅!是不是一撩一个准!”。

白敬亭的回应也挺没营养,就白眼翻上天地回应他“边儿去”。

但直到下午魏大勋在休息的间隙再一次晃荡到了白敬亭面前,才发现对方一脸老大不高兴地盯着手机,屏幕里是上午他的小妖艳们啊啊啊地感叹。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本身没什么值得琢磨的,但此时眼里看着白敬亭的手机屏幕,魏大勋才咂摸出不对来——白白啊,你不跟我这儿嫌哥哥无聊么,这会儿几个小时都过去了,你怎么反而还开始在意这八百年前的过气热搜了?

大八月天的,太阳都快把人原地烤化了,白小爷身边的温度却硬生生让人打了个冷战。

这一刻魏大勋想抑制住打心底里冲出来的那一点欣喜都做不到,不受控的情绪把他的心脏从天上按下来又从地下抛上去,一遍遍地轮着山地过山车的路径。

看啊魏大勋,你的心思也许并不是空谷传响,那个被你小心翼翼对待着的人,也许也在你面前翻过了软软的肚皮,也许心底同样期待着坦诚相待。

魏从心有点膨胀,魏从心决定着手行动把人约出来。

13.

按说哪个东北人的血液里存着怂的基因呢,那不得是美国东北来的东北人?

魏大勋这么给自己打气,从微信置顶里找出白敬亭的对话框,却在刚刚打出“小白”两个字的时候被对面一个微信震得手机都快从手里掉下去。

行,好,我魏大勋就是美国东北来的行了吧?男子汉大丈夫敢怂就敢认!呵!

所以他战战兢兢地收回了手,打眼去看白敬亭发了什么。

敬亭山:儿子能耐了啊,敢不回爸爸微信是不是?

对话框再挪回半小时前,那条被魏大勋因为纠结忽略的微信就这么大剌剌地躺在那。

敬亭山:大勋明天有事儿没?和爸爸走一趟。

啧。

魏大勋是实在没什么词儿拿来夸白敬亭了,他贫乏的词汇库此时只回给他这么一个反应——换句话说,他实在是被白敬亭这北京老爷们儿直来直去的一句给撩得说不出话来了。

大勋花:你行啊小白,哥哥把你当兄弟,你却想当我爹?

大勋花:成啊,明天咱搁哪儿走着?

各位走过路过的都别错过,知名综艺咖、歌手演员两手抓两手硬的艺人魏大勋在线教各位如何当一个合格美利坚东北人——人小白这么明显地约人出来了,他这大嘴还巴巴地往外秃噜“兄弟情”呢。

14.

魏大勋深吸一口气,眼下这二位都心怀鬼胎并且一半心知肚明对方那点心思一半又无法确定的诡异气氛逼得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一时顾不上自家贺贺的三令五申和化妆师可能会出现的暴躁怒吼,义无反顾地开始啃起了指甲。

讲道理这场景让他恍惚到了日系青春校园剧,小姑娘九十度鞠躬不敢看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只是递上好好包装的小信封大喊着“请学长务必看一看!”

只是魏大勋委实是个一米八三的东北大高个儿,这场景套他身上,反倒是让他想起了那位他放话要演出来的世界第一娘魏管家。

魏管家的连锁反应是牵出了整个童话森林里最美丽的勋公主,人小姑娘果然没给她那个小矮人撒爸爸丢脸子,长这么大都会递情书了哈。

呸,打住。

魏大勋止住自己紧张之下四处乱跑的脑洞,收拾收拾那个坑开口:“小白,找哥哥什么事儿啊?”

白敬亭似乎是看明白了魏大勋脑子里的那个光怪陆离偏地是梗的世界,带着一种高智商看傻子的眼神先是瞅了他一眼,然后才正色下来。

“知道今儿啥日子么?”

“啥?”

“诶我说魏大勋,你脑子里见天装的什么玩意儿?今儿七夕啊!”

“哦七夕啊……嗯七夕?”

“是啊,七夕。”白敬亭嗤笑一声,依旧是满脸自矜带点臭屁的傲娇样子,出卖人的耳朵却轻悄悄地开始变红,“别跟我扯说你不知道啥意思魏大勋,爸爸我现在给你个机会,想说啥赶紧的。”

魏大勋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即使小神仙到现在红着一张脸还在嘴硬,他魏大勋现在也已经快要炸了。

他徘徘徊徊在路口踌躇不前,眼前是易碎的冰原身后是危险的万丈深渊,向前向后在眼里看来原本都是死路一条,他各踩一边怂哒哒的想要寻个万全之策。

但这路上哪有完美的路呢,于是他今天眼一闭心一横想要凭一己之力跨过那无边的冰原。

可谁承想那个一直被他放在心尖上,那个导致他前后两难的白敬亭架着破冰船前来,挺胸昂头的像个绝世的小英雄,少年气的脸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敢,好像前方再多荆棘他也能挥舞着银剑斩断。

这世上没什么能拦住白敬亭似的,他魏大勋小心翼翼一步一回头地走了九十九步,这最后一步就被这个他看上的小神仙轻轻松松地迈过,从此冰原都成了初春的草原,万丈悬崖边上也摇摇晃晃挂上了一座桥。

15.

魏大勋呼出口气,上前去抱住这个薄成一片的白敬亭——这小屁孩到现在为止一声不吭地闷头杵在原地,任凭魏大勋在脑内伤春悲秋感叹时光,人跟条成了精的木材一样,只是白白嫩嫩的一张脸皮却红了个透,眼角下的泪痣都跟要烧着了。

他虎视眈眈地盯着比别处要红几个度的白面耳朵,发挥出平生最高水平的克制,阻止了自己手往上贴的冲动。

魏大勋轻轻地笑了声,慢半拍的缱绻这时才反应过来,从五脏六腑烧到了面上,他依稀觉得自己的脸怕也是带了点红。

于是他说:“白白呀,哥哥下半辈子都搁你这怀柔雪兔精怀里了。”

“可得给我抱紧咯。”

然后他自觉怀里的这个此刻又热上几分,刚想放开白敬亭让人透透气,免得被自己给热蒸发了,也没想到对方先一步抢占了先机,当机立断伸出手回抱住了魏大勋。

“凑活过呗,还能离咋地。”

魏大勋听到白敬亭是这么应答的。

从今往后,长夜褪尽朝阳初生,你踏着满天星光的余声破梦而来,我站在粼粼的沙滩上仰望你。

少时的情愫无处可解,那便不如白头到老。

一个伪置顶

这里莫翎,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圈广没底线,来一对能磕一对
山花/贱虫/野神,排名不分先后
希望有生之年能搞完一个坑
脾气温和好勾搭,希望能够多多交流
国内只追魏大勋,拒绝一切ky杠精黑粉rs
实锤:是个变态
多多指教